掙錢可以,但別太焦慮

205人參與 |分類: 人生感悟|時間: 2020年11月20日

掙錢可以,但別太焦慮

“上廁所不要帶手機。”

這是拼多多貼在公司廁所里的一句話。

每層樓上千人,只有8個坑位,平均排隊時間20分鐘。

廁所里多一個人玩手機,廁所外的人就多幾分焦慮。

因為“如廁問題”上熱搜的,還有快手。

有人爆料,快手的廁所頂部,加裝了一個計時器。

從一個人踏入廁所關門開始計時;

可以精確到秒,顯示里面的人究竟蹲了多久。

雖然快手后來解釋說,計時器的安裝,是為了判斷廁所人流量;

通過數據分析,考慮增加移動公廁,緩解大家的如廁壓力。

但很多網友并不買賬,感慨說:

“打工人,連廁所自由都成了奢侈。”

在“拼效率”這件事上,大公司們可謂做到了極致。

騰訊曾因為員工沒在工位上坐夠8個小時,直指員工偷懶;

字節跳動的廁所里沒有網,大家蹲廁所刷不了抖音。

我曾去一家大公司拜訪,在廁所里,也遭遇過沒信號的尷尬。

當難以啟齒的事,變得真難以啟齒;

上廁所多蹲兩分鐘,都成了莫大的罪惡。

大家心里其實明鏡似的:

“內卷的魔爪,已經伸到了廁所里。”

近兩年,“內卷”這個詞經常上熱搜。

很多人都對它的含義似懂非懂。

但如果用簡單的例子解釋,你肯定能馬上明白:

看電影時,有人想看得清楚點,就站了起來;

后排的人要想不被影響,只能一個個地也站起來。

最后大家不得不都站起來看電影了,體驗都很差。

春運時,有人加錢用了搶票軟件買票;

你怕買不到票,于是也用上了搶票軟件。

最后所有人都用搶票軟件,誰也沒占到好處。

“內卷化”意味著白熱化的競爭,損害的是大部分人的利益。

豆瓣針對“內卷現象”做過一個調查。

發現在千差萬別的行業和領域,都有類似的情況:

曾經,一句“我愛你”就能解決的情感問題;

現在用禮物和套路,都搞不定了。

曾經,“你情我愿”就能互定終生的兩個人;

現在要拿著計算器比較,生怕吃了虧。

曾經,研究生博士非常吃香,工作不用愁;

現在,英語專業八級的碩士在幼兒園教學;

還有清北碩士和博士,去應聘了浙江某街道辦崗位。

資源是有限的,要想多分一杯羹、過更好的生活;

大家就不得不削減了腦袋往上鉆,參與到“內卷”的惡性競爭中。

然而累則累矣,但生活質量卻并沒有提升。

一個人的價值,究竟體現在什么上?

我曾遇到過一個求職者,他引以為傲的能力是:特別能加班。

在曾經的公司里,他永遠是最后下班、毫無怨言的人。

他把這個視為“能吃苦”,我卻沒有選擇錄用他。

比起在公司呆了多久,我更看重在同等的時間里,他做了什么;

畢竟作為公司老板,我不希望用加班費,為他的低效率買單。

我一向不倡導加班,員工應當擁有自己的生活,才能更好的工作;

我不希望因為他的加入,引發其他人的焦慮,打破這個平衡。

“價值”這個東西,不應該是由量體現的。

就像談戀愛,你送了你女朋友99朵玫瑰,別人送了她999朵;

就能說明別人愛她,比你愛她多嗎?

同樣是上班,大家都工作了8個小時,一個人工作了12個小時。

也不能盲目地認為,那個人的能力比其他人強。

我當然鼓勵年輕人肯奮斗、能吃苦,這是好事。

但我更加明白:

處在無效競爭環境的環境里,有多能壓榨一個人的價值。

破局的路徑有很多種,你比別人努力,但比別人幸福嗎?

捫心自問,我們拼命追趕的意義;

是為了更快耗盡自己的電量,還是為了抵達更好的明天?

不禁又想起了那個漁夫和富翁的故事:

富翁和漁夫,一起在沙灘上曬太陽。

漁夫說:我已經把今天的工作做完了。

富翁說:但你應該繼續打漁,更拼命一點;

這樣就可以像我一樣,悠閑地躺在這曬太陽了。

漁夫笑了:但我現在就躺在這曬太陽啊。

在時間上,紐約走在加州前面三個小時;

但加州的時間并沒有變慢。

有人22歲就畢業了,但等了5年才找到好工作。

有人25歲就當上了CEO,卻在50歲去世了。

有人50歲才當上CEO,最后活到90歲。

奧巴馬55歲退任總統,而川普卻是70歲才開始當。

意思就是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發展時區。

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,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后面。

是因為每個人在自己的時區,有自己的步程。

而你也有自己的時區,有自己要做的事。

你沒有落后,沒有領先。

因為每個人的目的地,本來就不同。

你要努力但不要竭力,要相信不要焦慮:

在命運為你安排的,屬于你自己的時區里;

一切都非常準時。

被拒12次,JK羅琳到32歲才出版了《哈利波特》;

摩根弗里曼52歲才迎來演藝事業的高峰。

有的人早早結婚子孫滿堂,有的人瀟灑一生孑然一人。

不要被任何人影響,因為這是你的人生。